重慶木山餐吧內的重慶山景 Wood Mountain by 戴璞建筑事務所 Daipu Architects

 

以下內容來自項目設計團隊戴璞建筑事務所(Daipu Architects)

近年來,我們的工作室遇到了一系列有改造需求的項目。這一方面是過去10-20年內,行業大量快速生產的遺留現象,一方面也促使我們對這種現象背后的專業現實做出一些更主動的思考和回應。

所有這些改造項目可以被看作是多米諾結構的在水平向度的簡單復制和垂直向度的重復疊加。一個單詞,一句話,或者一篇宣言,即便是重復數百遍也不意味著正確,也不意味著合理。所以我們嘗試在每一個改造項目里,針對這些已經存在的,不斷被重復的“錯誤””低品質”做出不同的回應,以更豐富更具原型性的策略來實驗,激發原有的結構,以期待產生徹底全新的建造系統和結構系統。

我們將這一系列改造項目稱為“反多米諾系列”,這里呈現的Anti-domino No. 02號項目是我們一系列改造方案里的其中之一,也是最早實現的一個。

 

 

在一個不足100平米,只有兩個柱跨的混凝土結構里,如何創造出一種與室外的環境(包括遠處的長江江景)相融合的回應,是我們考慮的首要問題。這也包含了業主選址在這里的原因——希望重慶喜愛啤酒的人可以來到這里,享受如同室外一樣自由愜意的環境,同時在室內和室外都可以欣賞到渝中半島美麗又獨特的天際線。

 

 

大多數初到重慶的人,在面對如此獨特又奇幻的城市地理空間的時候,有一種既興奮又惋惜的感受。重慶的新建建筑(商場,住宅,綜合體等)都是近乎直接照搬中國其他一線城市的建筑類型。原有的地形,景觀,包括獨特的城市氣候都沒有從建筑形式上得到回應和尊重。

 

 

因此我們在這個項目里,引入了一套新的結構性語言,這套語言是對重慶獨特山地空間的模擬。將原有受限制的空間地形化,整合進來更細微的家具尺度。這樣的好處是,既放大了原有的空間感,又將老重慶人,同時也是一個自然人在老街區里更放松的身體狀態(或臥,或躺,或蹲,或依靠),重新引回到了現代生活的場景中。

 

 

這套既可以稱作地形,也可以稱作景觀,還可叫做家具的設計,包含了對入口視線的引導,空間區域的劃分,還包括了吧臺的腳蹬,喝酒時候可以用手摩挲的微型把件,以及大型的木質沙發等等。整個造型采用純實木電腦數控機床雕刻,從設計師的電腦到加工廠預制,最后在現場直接拼裝,提高了造型的完成度,也大大節省了現場手工制作的時間。

 

 

這些實木,經由重慶獨特而又濕潤的氣候的影響,局部或膨脹,或收縮,隨著時間的積累,表面會呈現更豐富的木紋變化。我們期待它一年或者兩年以后開裂,露出它更自然的木方堆積的效果,就好像我們在木材廠的堆料庫里看到的那樣震撼。人們的身體在它表面也會留下頻繁使用的痕跡,這一切仿佛也暗合了啤酒在木桶內發酵的變化。

 

 

這個項目也為我們重新思考超高層等巨型結構提供了契機。作為對多米諾結構體系的反思,我們觀察到現有的超高層設計只不過是單層結構的累積疊加,層與層之間只能做極有限的聯系。超高層不光內部是一個封閉的結構體,它與城市空間的關系也像是一個孤島,就好像是納西索斯(Narcissis),除了對自身的崇拜,拒絕著一切交換的可能。

 

 

所以我們把這樣一種新的類地形結構代替了原有純水平的樓板,讓超高層在內部產生出一個全新的公共空間,并將之從屋頂花園,頂層住宅,中間的辦公樓層,直至底層的商業一直貫通。高層的效率與低層的舒適并存,標志性和開放性終于達成了和解。一個真正民主化了的充斥著標志性的時代圖景。

 

 

 

 

 

 

 

 

 

 

 

 

Post Comment

5月13日新疆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