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石匠用20年時間打造奇幻石頭城堡——花溪夜郎谷

 

56歲,他隱居山野當石匠;20年,敲出心中的奇幻世界

 

 

以GDP為導向的中國建筑,

有著雨后春筍般的中國速度。

生得迅速,死得突然。

一棟承載著家族記憶的祖宅,

對于中國人來說,

是古裝劇中才可以重溫的夢。

但在貴陽,有這樣一位石匠,

用20年時間建成了一座奇幻城堡。

 

 

“建成?才剛開始呢!

或許會像愚公移山般子子孫孫孫無窮盡!”

他叫宋培倫,花溪夜郎谷谷主。

每次聽他的故事,

就想起黃藥師和桃花島的傳說。

他用20年的堅持,

把中國人的俠客夢和田園情都照進了現實。

 

“花溪夜郎谷”萌生于1993年:

宋培倫參觀美國“總統山”時被震撼到了。

震撼到他的不是那四尊總統頭像,

而是一個印第安家族三代人,

花60多年時間建造的

印第安英雄“瘋馬”巨型雕塑。

宋培倫被印第安人版“愚公移山”故事感動。

他想起他一直關注的貴州少數民族,

他們也如同印第安人一般,

在強勢文化滲透時,民族性慢慢消逝。

 

 

1996年,宋培倫放下了他那數不清的標簽:

辭去了大學教授職務,

不當“旅美藝術家”,

拒絕了所有商業項目,

就連成名的漫畫也不畫了。

 

 

他覺得自己應該停下腳步,

思考自己該過什么樣的生活;

要全神貫注做一件傳世的作品。

 

 

他在貴陽最偏僻的角落,

窮畢生積蓄流轉了三百畝山林。

 

 

他要在這兒生活一輩,

窮一生之力完成一件作品,

他不想讓自己的生活和心血

像以前的作品那樣,最終毀于推土機。

 

1986年,他曾經建了個畫家村。

試圖把藝術家引入農村,

以藝術帶動經濟的方式來保護古村落,

可惜畫家村被拆了,

因為“藝術村落”理念太超前。

流轉土地不是想做地主,

他只想用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的作品,

就像父親呵護未成年的兒女。

 

他選擇石頭來構建內心的奇幻世界。

不用木頭,

因為木頭會腐爛,還會消耗森林;

也不用金屬,

因為金屬會生銹,采礦會造成污染。

他把自己的藝術歸結為“大地藝術”:

作品應該自然、環保,與大地融為一體。

 

 

夜郎谷所處的土地,

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

漫山遍野都是石頭。

石頭是最廉價、普通而最自然的材料,

而且最持久。

 

 

這正合宋培倫心意:

無論是歐洲的古堡、瑪雅的神廟,

還是吳哥窟,都是石頭鑄就。

他希望打造一座屹立千年的城堡,

石頭是最好的選擇。

 

 

用鐵杵翹起石塊,

疊成高大而突兀的石柱,

先民的男性崇拜直抒胸臆;

 

 

撿來廢棄的陶片,

給雕塑貼出眼睛嘴唇,

粗狂線條凝結出神秘微笑;

 

 

用幾何化的圖案,

拼接出各族逝去的圖騰,

有的已記不清有的已入心;

……

有人認為這是生殖崇拜、粗俗不堪;

是幼童涂鴉,無章法技法可言;

還有人認為這些原始落后的畫面怪力亂神,

會給貴州帶來負面影響……

 

 

宋培倫認為藝術的最高境界

是赤子之心,道法自然,返璞歸真。

既然天真爛漫的想象,

鬼斧神功的造型別人都不接受,

那就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春夏與秋冬。

 

 

這一躲就躲了整整二十年。

 

 

每天早晨睡到自然醒來,

先伺候好年過九旬的母親;

 

 

再帶著貓狗穿越寂靜山林,

和林間松鼠樹上鳥嬉戲;

 

 

然后尋找他的“老伙機們”一起“搭積木”;

“老伙機”是附近的村民,

要搭的“積木”便是石頭城堡。

 

 

二十年前,

當宋培倫開始建夜郎谷前,

村民的營生便是開山炸石頭賣,

因而每個人都練得一手好石藝。

宋培倫說,炸石頭賣多沒勁,

我們一起用石頭“搭積木”吧。

 

 

宋培倫把心中的圖像比劃出,

村民教他如何堆石最省力。

“搭積木”的游戲一玩就是二十年。

 

 

宋培倫他把村民訓練成“大地景觀”設計師,

村民也把風度翩翩的藝術家調教成老石匠。

很多人在這游戲中年華老去,

甚至離開了這世界,

但“老玩童” 宋培倫卻越玩越起勁。

 

 

宋培倫的理想,

是讓這里成為貴州鄉土文化的活態展示館。

 

 

他在山谷里搭載了一個水上戲臺,

他希望貴州各民族在水上演繹自己的生活。

 

 

他希望這里能成為時空隧道,

通往貴州各族失落的夢幻空間。

 

 

每一個奇幻城堡,

里邊都能塞滿各民族奇幻的想象。

……

 

他不關心世事,

他只想在夜郎谷中終老。

吃飯用的碗和剩菜用的盆,

都是骨灰盒蓋。

生和死都只不過一抷黃土,

沒必要分得那么清。

 

二十年,夜郎谷經常建不下去,

村民們就主動提出讓他先別發工資,

甚至主動借錢給他讓他繼續打造。

 

 

因為二十年來,

夜郎谷已經不再是宋培倫的私家城堡,

早已成為了所有參與建造者的精神家園。

甚至有慕名而來的外國人,

希望自己的設計能成為這奇幻城堡的一份子。

 

 

宋培倫說這奇幻城堡,

可能永遠也不會完工,

可能隨時都可以建成。

因為他所有的作品,

都是自己創作一半,

另一半交給自然。

你可以控制自然的進度,

但不要試圖干預自然的節奏。

 

 

但干預自然的步伐還是涉足了這片土地:

二十年前遠離城市,

來到這片荒原隱居,

但如今城市的擴張已經到了夜郎谷內。

 

宋培倫很談定:

二十年建設的河谷這端被破壞,

那就在河谷另一端另起爐灶,

大不了再花二十年。

 

▲夜郎谷1998.5

 

▲夜郎谷2002.5

 

▲夜郎谷2008.5

 

▲夜郎谷2009.5

▲郎谷2010.5

 

▲夜郎谷2016.6

 

宋培倫希望自己能再庇護夜郎谷二十年:

二十年后,夜郎谷就已經四十歲了。

我希望我能活到

它憑自己的價值不被拆的那一年!

 

 

從1996年到2006年,

20歲的夜郎谷還未長成,

76歲的石匠還未老去。

他們都在期待一起成長的另一個二十年

“為了心中的那片海不顧一切。”許巍的新歌唱出了多少人的夢。但夢對很多人來說只是盜夢空間。我們大多數人在人生剛剛開始時就學會了茍且。

其實,夢想這東西,就像那片海,什么時候追求都不晚。

你只要想明白:是不顧一切,還是值不值得!

 

 

后記

生活是否有另一種可能?

這是我們一直在思考、尋找和記錄的。

接下來,我們會把我們看到的“在別處”生活

慢慢呈現給大家。

希望接下來的侶行記藝能帶給大家不一樣的記憶!

········ ? The end ??········

 

本文來自微信訂閱號:侶行記藝

文| 雷虎 ?圖| 阮傳菊 宋培倫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貴陽石匠用20年時間打造奇幻石頭城堡——花溪夜郎谷

One Comment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5月13日新疆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