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空間的終結: 一條法律禁止終結了它們所有 The End of Public Space: One Law to Ban Them All

法律席卷移交對于警察和私人安保禁止進入公共空間的權力,這正扼殺著市民生活的多樣性。
現代階段發展起來的城市空間概念,是自由利用與市民享樂的空間。它的品性與特點是不受任何私有或公共權利的決定,除了在其中的人們選擇使用它的方式。
目前一個法案通過了英國國會審議意味著給這個原則敲響了喪鐘。
當反社會行為發生之際,幾周時間內犯罪與警務法案演變為法律,我們可以說,在英國公共空間的得宜將不在。
很大程度上,這一法案放大了國家政府控制在公共空間中誰做什么的權力,達到了一定程度,國會與警察將有極大的自由來決定從市民廣場到鄉間馬路期間所有公共空間
這些新的權力包括“預防滋擾和煩擾的禁令”,在任何人做出是對其他人“滋擾和煩擾”的行為都將因這類行為被實施禁令,或是被施加積極的制約。這種“滋擾” 定義是如此廣泛,以致捕捉人們在公共空間大部分行為,畢竟,街頭賣藝、傳道、抗議、穿某種衣服和唱歌等都會煩擾他人。
同時‘公共空間保護法令’(PSPOs)將意味著當地政府可能禁止那些他們認為對于地區的‘生活質量’有‘不良影響’的行為。同樣,這可能捕獲幾乎任何事情—
一種新的疏散權利講允許警察從一個“地方”清除任何個體在48小時之內,新的征用權力允許警察沒收他們認為已經被使用(或是有可能使用)的財產,在騷擾,驚動或是苦擾公眾中一員的行為中。
這些所有的權力有前兆。該禁令取代了‘反社會行為規則’; PSPOs取代了個別的權力來查禁遛狗和公共場所飲酒。這些先前的權利已糟糕透了:宣言俱樂部創建了一個在bannedinlondon.co.uk的谷歌地圖,展示財產的少數怎樣被盜竊,酗酒,遛狗或是保護地區所破壞。
但是新的法案將推動事情到一個全新的水平,取消對現有的權力行使的檢查,例如有需要對公眾盤問或是超越合乎情理的疑慮來證明一個事情。該法案將使權力機構在公共空間的日常現實方面完全控制。
相似的權力最近已經在西方世界有所發展。在澳大利亞,該‘禁止性行為法令’能被用來定罪某個人通過一些行為,例如攜帶鉛筆或是真準備去公共圖書館的行為。該書,闡述道:在都市化美國新的社會調控,圖表表明在美國城市中嚴厲權力的發展,從‘保留公園法案’能約束在公園中的人,到‘保留地域法令’來約束城市地域中的人,包括整個城市中心,同時‘侵犯法令’能約束進入特殊的公共屬性區域的人,例如居住區或是超市。
這些調控是融合了公共和私人的利益,伴隨國家權力和商業利益(一些不斷成為我們所想的公共空間合法化的擁有者)形成的嚴密的協作來限制他們視為不體面或是‘混亂’的行為。這些協作包括:私人安保在半數國會中發布懲罰金;商業團體為新的限制施壓,如禁止散發傳單;警方頒布未經業主同意對其私有財產侵占的法令。這是一種商業和國家精英的新聯合,建立全民社會。那些證明是‘混亂的’是社會生活本身—滑板,示威,街頭藝人,散發傳單,兒童游戲—,也就是,任何不屬于購物或是從A變成B的行為。
我們不僅需要借鑒俄羅斯和中國,同樣要從我們自己的廣場街道出發對公共空間的威脅進行警示。
現在怎么辦?我負責的叫做改革部門1的一個聯盟,已經成功地說服上議院為緊縮限制令的反社會行為法案投票。這是好的消息,到那時法案的內容如此極端結果修正案在這個平臺上將只能解決部分問題。
我們需要的是公共空間的概念進行了全面的反復探索,然后,針對將壓制它存在的力量進行反抗。15 January 2014 | By Josie Appleton

One Comment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5月13日新疆35选7